EstelleN

静候,佳音。

回到他旧时焦虑的那段日子,盯着他的眼睛等他放松,握住他的手腕,展开他的手指,告诉他无可替代的是他本身,他很好,他是我的宝石。

现时他的思想脱缰,他用退烧的嗓音读书,胡子留到恣肆生长,之后他同意早睡并记得去婴儿房印下晚安吻,但不再用小把戏唬他,随他选地铁还是单车。

如果能参与全部的他的人生。
迟了许多,生日快乐❤

给大家贡献一点表情包,
和一点背单词的怨念。

哇哦……

回lof看看也是图开心,虽然小透明但还是一直关注圈子台柱的啊,幽灵船开都快开不动了,两位夏令营玩够了就再不管售后了,单单靠着太太们的文才不知道拉住多少人啊。挑食也有的,从来皱皱眉照样咽,不然吐出来就好了,还是时不时搞一个大事情,吓走浅尝辄止的,搞一个大事情,吓走一脸懵逼的,搞一个大事情,吓走执迷不悟的,再搞,还搞😔

【葡语小练笔】O Diário do Eduardo

O Diário do Eduardo
(Depois daquela noite chuvosa )

Eu apanhei chuva

e cheguei a casa todo molhado.

A casa deles esteve barulhento.

E mesmo foi o Sean que abriu a porta para mim.

Você esqueceu-se de me buscar no aeroporto.Está
bem.

Você ralhou comigo.Está bem.

Posso entender. Posso perdoar.

É verdade que o Facebook esteve perigando por o que

fiz. Eu precisei de arranjar a sua atenção.

Mas por que disse-me que foi deixar-me.

O que é o seu significado?

私心打个tag❤

《沉默》的沉重,如何解脱啊

那太疼了。看这部电影,真的是煎熬,划开一点皮肤,痛不剧烈,也足以积累到枯竭,疼到崩溃。在用种种【形式】强迫神父证明他的弃教同时,我期待着看到哪怕一丝丝的痕迹来坚定他深心的信仰,但只有沉默。


沉默,直到他的圆棺被焚烧,他手里那发黑的十字架也一起灰飞烟灭,我才能明白,他的神是沉默,但信仰自那刻骨的一夜后就不再拘泥于形式。就像日本人说的,那只是形式罢了。



这是第一部我不愿意去看过多关于它的影评的电影,各式的解释,我不想看那些声称无感的评论。他们不是不懂吧,只是不在乎,因为没有背景,而这样的眼光下只看到了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传播者和手段虽残暴但无可厚非的统治者。我感到无力,但也有万幸。沉默不会被太多没有相关背景或是对此题材没有兴趣的人看到,于我,是加菲的精彩让我甘愿被他所有的致郁系捅刀。

有太多不懂的。想起曾经去老人院,那个虔诚的佛教徒奶奶,她讲述的故事并不惹人厌,我只是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生疏的名词她会停下来解释,她讲的不慢,仿佛也并不在意我是否认真。她说,你可以去看看呀,寺庙,你的家乡有的吧。我点头。去看看吧,不用觉得害怕,或是奇怪什么的,你都可以去看看,教堂啊,也很好,过的那个圣诞节,我们去看过,亮亮堂堂的,很多人唱歌,很好听。“你们也会去?”             “当然啦。”

回到电影,我想不到在那种情境下能做出什么更好的选择,设身处地而言,求死不得,而生者在因你受苦,谁能经得起这种苛刻,这时要看你的了,你所坚信的将进行痛苦的涅槃了。

可能不会有结果,只要思考就好了,神秘的事情是存在的,pray to silence or pray to nothing.

试着理解而不是否定,何况世间就是一个谜呢。



【TSN/ME】关在门外(下)

唠叨:要放假回家了,忙忙叨叨烂尾了,流泪,是真的只会看文不会写。

"我说过我会回来要回一切,我也得到了。所以你说的,都无关紧要了。"

Mark有些怔愣,一时间所有的思念、后悔、心疼冲在喉头,而他说不出。眉头痛苦地颤抖,扶在房门上的手兀自滑了下来。  

房门外静了许久,久到Eduardo认为足以让Mark滚回他莫名其妙心血来潮的酒会,久到他的心一点一点变得冰冷沉着,久到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

柯克兰的日落,午夜的啤酒沫,啪嗒啪嗒的拖鞋,谎言的雕塑。有关于Mark的记忆鲜明地刻在心口,他得承认他确实对Mark溺爱太多,才会放着他胡闹。 

但他受不了这个,出轨,背叛,联合第三者捅他一刀,让他狼狈地在雨夜心如死灰,有什么能比至爱的反目更令人寒心。不是输不起,是看着昔日同床冰凉彻骨的冷漠,觉得不值,觉得原来我伴他栉风沐雨,换回也不过一文不值的鄙弃。  

恢复期的情热即使来得快,也似乎缓解了很多,Eduardo又找回了自己的知觉和冷静,他从床边起身,苦笑着解开领带,想想Mark大概早就走了,但他却仿佛中了邪一样不受控制地走向门旁。我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他还有一整个Facebook等着他呢,我只不过随便看看确认一下。Eduardo这样告诉自己。 

咔,他轻轻拉开门,同时一团卷毛直直倒进他怀里,把他吓得不轻,也把卷毛吓得不轻。

"Mark?你还在?你…睡着了?"   这很尴尬,非常尴尬,Mark听了Wardo的话确实十分难过,难过到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借着点酒劲,刚触到胸膛那片温热的皮肤,一瞬即逝意犹未尽,就算冒着被轰出去的风险,Mark也不管不顾地抬起头啃上他朝思暮想的唇瓣,信息素带着包容的意味裹住两人,Mark反手带上房门。 

"什么?不,Mark,滚开…我说了滚开!!" 

最后一下爆发的力量,终于震开了纠缠。即使是情热期,Eduardo仍然是位男性,有尊严的男性。 

"能停止继续使用你的下半身和见鬼的A型信息素思考吗?我不介意再次重复我们此时的关系,我们已经该死的离婚了!我甚至不介意强调一下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是你,Mr.Zuckerberg,是你。滚回去和你的情人过日子去吧!"自Facebook公司内精心设计的陷阱之后,这是Mark第二次让Eduardo愤怒到失控,也许也有一部分情热期焦灼的缘故。 

Mark失神地在Eduardo泄愤时看着他的眼睛,不过他很快抓到那个不符合事实的错误。"情人?不,Wardo,什么情人?只有你。"Mark紧皱着眉摇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Sean,Mr.Zuckerberg,这也需要提醒?哈,你让我觉得可笑。Jesus,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背叛他曾经的丈夫也就算了,就连如今的情人也忘了。"Eduardo抬手扶上前额,背转过身去。

”不,Sean?Wardo,你似乎误会了什么…不,等等,你一直认为…Sean是我的情人?“Mark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由困惑到震惊到了然再到啼笑皆非。

这可能是Sean被黑的最惨的一次。Mark吸吸鼻子,有点想笑,最终他只是挑起眼睛看着转过脸的Eduardo。

“别想否认和狡辩,Mark,这没有意义。”瞪着那双表达着自己的无辜和真诚的蓝眼睛,他很想相信Mark,但那是曾经盲目的自己会做出的事情,他不允许自己再如此愚蠢地受骗,沦落到蜷缩在角落还觉得不安。

“这一切需要一个解释,当时你执意离婚分家是因为Sean?你认为我有别的情人?是什么现象或行为让你误以为我放着自己的Omega不爱,而去喜欢一个傲慢癫狂的Alpha?这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行不通。“Mark一脸无法相信地飞快提问。

现在震惊和无法相信的人轮到Eduardo了,“你说什么?你从没对我说过这些,Mark。加州那个夜晚你本该在机场接我而实际上你在和他鬼混…”

“没有鬼混,我忘记了时间,很抱歉……”

“当时的那些话不是在向我挑明你对他的好感?”

“不,什么?不,我以为我们当时谈论的是Facebook。”

“…本属于你的私人办公室却总是有他调情的话语。”

“这个我无话可说,Sean向来轻浮,他甚至可以调戏Chris,事实上他愿意的话他与任何人调情。“

“……你希望Facebook成为你和他的帝国所以你费尽心机把我赶走。“

“噢,Wardo,Wardo,”Mark向前一步,试图抓起他的手,尝试无果后,他继续道,“Facebook不适合你,我仅仅是这样想,对于你,或许有更好的天地。“

Eduardo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一直以来他认定的事实全都是误会?像个敏感多疑的女人那样?不可置信,除了他始终看不顺眼的Sean仍然摆不脱混蛋的标签。多讽刺啊。

“You asshole, Mark.”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还能怎样,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笑了。

“所以见鬼的当初我们为什么会成功地离婚?”Mark耸耸肩。

“大概是作者脑子有洞。” ”哦……“




行了,成功烂尾,躺地。对不起ooc😳


【TSN/ME】关在门外(上)

简介:也许对于Eduardo来说,那是个糟糕的、噩梦般的星期五。ABO,不开车,或者隐形车?(毕竟车技不熟╮(╯▽╰)╭)

保持冷静,漠不关心,微笑,冷漠的微笑,很好。Eduardo在心里念着,像催眠自己一样下着显然没什么用的暗示。但当Mark"Hi"的一声炸在耳边,他还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捏酒杯的手。

商人的社交场合要求他完美应对种种突发状况,比如不胜酒力的某位女伴猛地摔进主人的蛋糕,或者FBI及其某位逃犯搞砸整个派对的现场,他没在怯过场的,Saverin家的人,从来优雅体面。
但是,与前夫在撕破脸的官司后偶遇在某个上层人物的酒会上,并且前夫还恬不知耻地向他打招呼,那么他是应该就手掐死他,还是装作往事已随风?
他没有想过Mark会来这种场合的。说真的?让他把自己塞进一板一眼的西装,没有电脑,没有Facebook,跟一群"无聊透顶"的男女胡扯?那可不像他会同意的事。
没有应急预案,没有提前查看宾客名单,他的错误,所以对上那双熟悉的蓝眼睛,他在心里慌了。
然而,Eduardo是谁,片刻重整旗鼓,疏离不失礼貌,微微一笑,搁下酒杯,掉头就走。
哦,原谅他吧,他只是,没有做好再见他的准备。

一踏进洗手间,浓郁得冲鼻子的信息素交织味道逼得他头疼,最深处的隔间传来压抑的沉重喘息。
今天是撞大运了。
他一边感慨世风日下,一边拧开水龙头,冷水扑上面颊,他才猛地发现身体在不经意间起了变化。

离婚后,Eduardo就依法进行了去除连结手术,按医嘱,身体恢复期间是不适合接受其他A型信息素的,也就是说,没有X生活。好在Eduardo也不是很在意这个。但同时,抑制剂也是无益于完全恢复的。
Christy在术后那段时间探望他时表达过嘲讽,也表示愿意提供机会让Eduardo揍一顿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且不被法律追究。
小孩子的闹剧。Eduardo虚弱地牵动嘴角笑了起来,从Christy带来的花束里捻起一枝花。好在这个姑娘在这儿,因断开连结而空虚的情绪也没那么低落了。

隔间里的声调突然拔高,那让Eduardo浑身打了个机灵。与Mark相恋伊始的火辣场景浮现在他脑海里,同样是洗手间的隔间,他像离了水的鱼,攀着Mark的颈,埋在他肩头,忍受他的胡来。
熟悉的情景唤起熟悉的感觉,Eduardo拼命睁大眼让自己清醒,而镜子中的脸仍那么恍惚。
什么不受欢迎的玩意儿来了。

Mark脸上的微笑快挂不住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出席酒会其实不在他的打算内,秘书只是把邀请函放在桌上,连同酒会客人名单。事后Mark才回想起,这个小姑娘绝对是故意的,因为Eduardo的名字那么显眼,就在第一页。
不过,他很满意。
Facebook发展地很好,Mark敲代码出神入化,却始终捋不清感情这回事。外人眼中,离婚对这个CEO没有丝毫丁点一丢丢的影响,他的效率仍然那么高,但其实,Chris清楚,Dustin也清楚,赶走老母鸡,熊孩子玩儿疯了的后果就是无所适从。Mark非常支持红牛产业,他大概觉得他能靠这种液体生存。夜里他饿的不行,迷糊中去搂同床人的腰,结果只是扑空,悻悻爬起晃去厨房,冰箱摞满啤酒与红牛,唯独没有那种能让他的胃停止抗议的东西。他火大,他沉默,他想起围裙系在Eduardo腰上勾出的弧度,还有那双腿,修长,有力……
哦……Mark坐在地上,生无可恋地起开酒瓶。

Wardo进洗手间有段时间了,这么久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Mark时刻注意着那边的动静,直到他期待的人匆匆走出洗手间,离开酒会大厅,径直进了电梯。喧闹的人群不会注意到一个人的悄然离场,那么两个人也不会。Mark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不要脸地跟上去,毕竟,一次道歉也很好。LED屏中显示电梯停在了12层。

客人留宿房间的楼层集中在12层到顶楼,此时的走廊完全空旷,偶有保洁人员慢悠悠地走过

熟悉的气息,像清晨一场小雨后刚修剪过的青草地,像一夜酣畅后Eduardo肌肤上弹跳的爱意。熟悉,因为这踏马是他发情的味道!?
焦急地敲上气味发源的房门,"谁?"确实是Wardo的声音。
"Ehhh…客房服务?"语气让Mark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Fuck off, Mark."强作冷硬。
"不,Wardo,你怎么了?"语速无法控制地越来越快,"听着,我…我很抱歉我曾对你做过的一切,但那时我以为我的做法完全没错,而现在我知道了我完全没考虑你的感受…不对,你在发情Wardo,开门。"
一声嗤笑,"我们已经离婚了,Mr.Zuckerberg.
"Eduardo似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狠厉,"我说过我会回来要回一切,我也得到了。所以你说的,都无关紧要了。"


TBC.

戴棒球帽的年轻男子,深夜去超市采购所需。

下了班的环卫工人,倚靠着公交站牌,在路边避雨。

酩酊大醉的商人扶着电线杆拼命呕吐。

老妇人为了省电,只亮着昏暗的小台灯,猫躺在她的膝头打着呼噜。

下晚自习的女学生单肩包一晃一晃,想起报纸上报道的抢劫事件,摸了摸书包夹层里的美工刀。

守着深夜书店的店主昏昏欲睡,被脚步声惊醒后,对抱着歉意的害羞少年微微一笑。

过气歌手在夜店买醉,这一夜倒霉的他没猎到任何艳遇,喝完的酒瓶砸到街边。

家庭主妇哄孩子入睡,餐厅的烛光下有一桌冷掉的精致饭菜,日历上的这一天画了一个圈。

黑发褐瞳的亚裔女子裹着奇怪的亚麻色披风,身后尾随着金发碧瞳的西服男子,两人心照不宣地飞速赶路。

咖啡店在准备打烊时迎来最后一位顾客,小姑娘请求卖给她一块黑森林,她就那样坐着一边流泪一边恶狠狠地灌可乐。

一刷《了不起的盖茨比》后的问号与二刷和读过小说后自己的理解

绿光是什么?黛西家码头的常亮灯,可望不可即,重温旧梦。

盖茨比的梦是什么?拥有黛西,拥有财富与令人尊敬的地位,总的来说,是美国梦。

黛西值得盖茨比的爱吗?他与黛西属于不同的世界,正如那句话,我爱你,与你无关。黛西是盖茨比的梦中关于青春与爱情的部分。

黛西知不知道她开车撞上的人是汤姆的情妇?无法判断,汤姆大概不会让她知道的。

盖茨比的钱是从哪里来?贩卖私酒,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尼克是干净的吗?尼克是公正的,他不赞赏盖茨比的做法,但他最终明确表达了其他那一大堆人都是混蛋,他们加起来也比不上盖茨比。同时他深知汤姆与黛西两人的无耻。

黛西最终也没有给盖茨比打那个电话吗?没有,那是尼克打的,黛西带着她充斥金钱的声音与卑劣的猥琐继续与肮脏同流合污。

盖茨比喜欢他自己的派对吗?他的派对也是为了吸引黛西,大概也有炫耀财富的暴发户意味。

出身和血统影响了什么?穷人的儿子成为绅士,梦想高贵,贵族的儿子堕落成酒鬼,满心脏污与偏见。

盖茨比想让黛西理解什么,黛西理解不了什
么?理解他的爱,他愿为她提供的毕生所愿。

为什么黛西无法理解?很明显了,她天使外表下的黑暗灵魂。




想听其他的理解(ฅ>ω<*ฅ)。